点击最多

 

猜你喜欢

精彩推荐

2018-10-01 15:51

  今年,张艺谋带着最新的作品《影》重回威尼斯,在非竞赛单元进行展映,也是这部作品的世界首映。作为中国最早国际的导演之一,张艺谋曾四度获得威尼斯电影节提名,执导的《秋菊打官司》《一个都不能少》都曾获得最高荣誉“金狮”,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则获得“银狮”。首映之前,张艺谋被授予“荣耀电影制作人”。这一项曾授予北野武、史泰龙、阿尔帕西诺等,而张艺谋是在北野武之后的第一位亚洲获者。

  在《影》中,张艺谋选择了一个接近黑白的、水墨式的视觉呈现,结合中国文化中的太极、等,来讲述一个跟“替身”有关的故事这与他早前在威尼斯获的作品相比,在视觉呈现上了另一种极致。“首先,你要让观众有代入感,要让他有兴趣,必须要有强烈的色彩风格,极致的视觉呈现。”张艺谋在首映后接受独家专访时表示,只有这样,观众才会主动地去了解作品背后想要传递的文化和内核。

  经过116分钟的放映之后,观众起身转向张艺谋和一众主创座位的方向鼓掌致敬,掌声长达数分钟。散场之后,不少外国的观众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,讨论影片中所呈现的东方元素。一位外国观众还试图向身边的中国朋友询问,、太极的文化内涵与“替身”这一故事设定的关联性。

  三十多年前,张艺谋看完黑泽明的《影子武士》后,就想要拍一部关于中国古代“替身”的故事。“中国古代题材都拍烂了,就没有拍过替身,中国史载中关于替身的也非常少。我们的邻国日本就有一个著名的《影子武士》,我不相信中国悠久的历史中没有过替身。”张艺谋解释道,“为什么史中没有记载?他们的怎么样?他们是什么样的人?从哪里来?挺好玩的,所以对这个故事感兴趣。”

  实际上,《影》这一项目最初的剧本跟“替身”并无关系。《影》最初的灵感自朱苏进《三国荆州》,当时这个故事更偏正史,在立项约半年到一年后,才确定了“替身”这一主题,也因为这一主题的确立,所有人都变得兴奋。在最终的故事中, “三国”的历史被架空。邓超饰演的沛国大将军子虞,被胡军饰演的敌国战将杨苍击败,负伤之后启用从小培养的替身境州(邓超饰),为他行走在朝堂和战场。同时,郑恺饰演的沛国国君与大将军子虞互相算计,境州则在帝王将相权谋的夹缝中挣扎。

  让张艺谋感兴趣的是,《影》不再是一个以帝王将相的权谋为主视角的故事,它把视角聚焦到了物身上。做为“影子替身”存在的境州是一个在贵族的权谋游戏中苦苦的平民,为了活下去而经历种种困境和挣扎。“我对这个人物的塑造很有兴趣,在帝王将相的故事中,很难得有一个角度和视觉是平民的。”张艺谋说。

  一些评论认为,境州虽然是物出身,但想要摆脱命运,依然要借助贵族阶层的权谋体系。对于这一点,张艺谋觉得,历史是无数个循环组成的,无数农民起义最终又成为帝王将相。“但是,他在故事结尾做的那一步常聪明的,要活下去,首先要掌控全局,方可,否则你是没有活的。”在故事最终,“影子替身”境州示人以弱,在王和大将军的互相算计中,他做出了最的选择,但却也是最为疯狂的。“特定的时期、时刻,人性都会被激发出某种疯狂的一面,人性是多面的。”张艺谋解释说,和是一条线的区隔,跨过一步就会成为,“有趣的是,即便成为,这也是们训练出来的。”“我对替身这个故事长期以来有兴趣,也是在这里。”

  从视觉呈现上看,《影》也不再是以往大红、大绿的风格,整体的视觉转而使用几乎是黑白的水墨风格。“我特别跟外国人也讲,《影》这个黑白世界都是实拍,不是用电脑做出来的。”张艺谋认为,今天电脑调色易如反掌,但反而是精益求精的工匠,才能更好的传递作品的文化价值。“用心打造每一个细节,把它在物质上体现出来,也才是一种传统的传承,(重要的)反倒不是新技术。”在这种接近黑白的色系下,剧情中战斗时的也进一步被凸显出来,动脉被割裂时血液滋滋的喷薄声,鲜红的血液在黑白背景下,视觉冲击也被放大。“这是故事,你死我活,刀光剑影。有这样的力度才会有这样的震撼,才可以力透纸背,才可以去凸显人性的另一面。”他说。“但是,这些都是表面,核心还是人性、还是情感。”

  “我自己看很像是一个莎士比亚大悲剧的结构,里面的主题也是讨论人性、人性的挣扎、。”张艺谋表示,“我也是借这样一个结构,传递中国文化的一种美学的概念,从美学的角度,对人性做一个开掘。”

  在张艺谋自己看来,《影》是一部具有创新性的作品。“很高兴自己拍了几十年电影,还有创新,还能得到大家的肯定。”他在发表获感言时表示。这种创新一方面体现在对于中国东方美学的推广,另一方面则是美学背后的中国文化符号。“用的都是传统的中国美学概念,它的黑白、水墨风,它的,它的,太极,以柔克刚,隐忍。里面美学的那种所谓对影成三人,如影。是中国文化符号的一个集中表现,也符合这个故事的要求。”“、太极这些概念,是中国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,它刻划了人性,刻划了整个人的情感世界。”

  张艺谋觉得,这种文化传承对人性的隐喻,对国外观众具备强大的吸引力。“比如说,中国水墨画讲的并非’非黑即白’,恰恰是借水的流动和匀染展示出了丰富的中间层次,是水墨画最独特的韵味。你用这个概念跟他讲人性也不是’非黑即白’,它中间的部分常复杂的。”

  这个时代中,观众的注意力被无数产品所分散。张艺谋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但他认为,真正好的作品依然会找到自己的市场。

  “现在大家的选择太多了,谁也没有这么大的野心说可以立即引起所有的关注,大部分时间你是无人理睬的。”张艺谋表示,最重要的还是先完善自己,“你对自己认真的时候,别人也会对你认真的,你相信这一点好了。所以如果还是无人喝彩,无人理你,你检讨自己,是不是做得不够好。”

  张艺谋还认为库布里克、黑泽明放在今天可能不会被时代接受,今天是属于诺兰这些人的。同时他对自己作出了这样的评价:“历史人物在那一段历史时期他常成功的,他代表了那个时代。这很像我们第五代,在十年代也代表了那个时代。”他说,“每个人的艺术生命都常有限的,所以你如何延长自己?一个是要有敏锐的视觉、敏锐的,了解时代,与时俱进,还有一个是你不断地磨砺自己,提高你创新的能力,这些都很重要。”